:::
新聞稿
柯文哲新秘書上工 不該損害女性工作權益
日期:2015-01-05    
台北市長柯文哲走馬上任,傳出第一天就有市長室的秘書哭著離職,後來調職過來的新秘書蔡惠婷,今年才28歲,自院轉調的她,雀屏中選的原因是有企圖心,沒有「家累」,不過家累這兩個字卻突顯台灣職場上,女性工作權益的不平等,就有市議員抨擊,這是對單身工作者的職場歧視。
記者vs.北市長柯文哲秘書蔡惠婷:「上班還適應嗎?」 面對記者提問,微笑不回應,戴著口罩的她,是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新秘書蔡惠婷,今年28歲。 北市長柯文哲秘書蔡惠婷:「那時候的我很沒有自信,然後覺得說,怎麼辦,我是不是沒有大學可以讀了,是不是要出去工作。」 穿著小禮服,在講台上分享當年重考的苦,還忍不住落淚,這是蔡惠婷2010年大學畢業時的影片,但一個市府秘書到任,能夠引起媒體關注,全是因為這件事。
台北市長柯文哲(103.12.27):「第一次是一個人進來,做第一天,哭哭啼啼走了。」 柯文哲表示,原先的秘書,因為工作太累,哭著要求調職,但沒有人想接這份工作,逼的柯文哲親自出馬找人,最後7年級的蔡惠婷,自願調單位,她的前長官這樣推薦。 北市府秘書處總務組長林于凱:「她很認真、很負責,而且到目前沒有『家累』,也有這個意願,跟著市長學習一些新的事物。」 除了有企圖心,沒有「家累」是蔡惠婷雀屏中選的原因,因為這代表她能夠加班,沒有負擔,不過,長期關注女性權益的台北市議員簡舒培認為,「家累」兩個字,其實是一種「職場歧視」。
台北市議員簡舒培:「(家累對於)在職場上面單身的人,都是一種歧視、一種壓力,大家就覺得說,因為你沒有家累,有一些大家不想去的聚會,就讓沒有結婚的男生去、沒有結婚的女生去,比較辛苦的工作、需要加班的工作,沒有結婚的男生去、沒有結婚的女生去,因為你不用照顧小孩。」 根據統計,台灣女性受高等教育比例,達到84.43,在亞洲排名第2,不過勞動參與率卻只排亞洲第10。簡舒培表示,年輕上班族,剛進職場,由於單身、未婚,容易被要求加班或較重的工作量,等到年資到一定程度,有家庭時,卻又無法升遷,又以女性最明顯,因為有「隱形天花板」,擋住升遷管道。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:「在遇到女性工作人員的時候,他在提拔升遷上面也會覺得說,因為你女性需要去照顧家裡,所以我沒有辦法讓你當主管,因為你可能、我認為你要照顧家裡的工作更重要。」 從總務組轉調,蔡惠婷的決定,表面上是接受柯式風格的挑戰,背後代表的,卻是台灣兩性職場不公平文化。
臺北市議員 簡舒培 議員研究室
上版日期:2015-01-05